与其他自称的「黄店」商户做法相似-质量新闻-全民大新闻
点击关闭

暴派黃色-与其他自称的「黄店」商户做法相似-全民大新闻

  • 时间:

孙国芝同志逝世

悄言價貴 味道不好不知是否因「黃店」的緣故,店內食客不時高聲討論政見,談到興奮之處更揚言自己曾參與某些包括「私了」(行私刑)、「製彈」以至「掟彈」等的暴力活動,絲毫沒有顧忌,似乎已將「黃店」變成炫耀自己曾參與暴力「威水史」之地。

責任編輯:秋姜

「深黃藝人」杜汶澤在節目用粗口鬧爆某龍頭「冰室」的食物質素「好×大鑊」連登仔則發表公開信批評。香港記者日前到該黃店實地體驗,感覺其食品質素比網民所言更差。有行內人士直言,有無良商人刻意變身黃店掠水,「可憐班被呃嘅傻仔仲一個二個過來幫襯。」記者在採訪時發現,某些黃店根本就是煽暴派「私竇」,店內經常有暴徒毫無顧忌地吹噓自己「裝修」(暴力破壞)的威水史。

員工輪流到後巷吸煙,後巷環境惡劣。 香港記者 攝

煽暴派搞「黃色經濟圈」,掀起毀店黑色恐怖。圖為黑衣魔大肆破壞被指「藍店」的「優品360」。 資料圖片

飯微暖 菜冰冷記者點了一份「廚師推介」的龍脷柳飯及一份麻辣肥牛雞煲,下單後超過30分鐘才送餐。其間記者留意到很多食客在催單,但店員都以極不耐煩的態度回應,令不少食客不滿,聲言「下次冇幫襯」。至於食物方面,龍脷柳飯在上桌時只是微暖,魚柳中心更是冰冷的,難以入口。記者要求店員加熱,但店員卻說加熱還要等20分鐘。麻辣肥牛雞煲則不過不失。

資料顯示,早在去年8月,煽暴文宣已經開始在連登策劃建立「顏色經濟圈」,並快速製作出18區食肆的初步「政見分類圖」,其後亦將分類慢慢逐漸升級,不少生活範疇例如交通、零售商戶以至旅遊、航空公司甚至紙巾、食米等的日常生活必需品等都一一以顏色劃分。煽暴派聲稱,務求做到所謂的「完全本地化」,建立一個不用倚賴內地的所謂「黃色經濟圈」,煽動支持者在消費前先考慮店戶的政治取態。

■龍門冰室吸引大批黃絲前往「打卡」。香港記者 攝

據觀察,該店風格偏向文青風格,因而吸引到不少青年學生光顧,與其他自稱的「黃店」商戶做法相似,店內都會設置一些印證自己是「黃店」的「打卡點」,店內有一面牆貼上大量的煽暴明信片和文宣,而在食店門口前亦擺放一棵「連儂聖誕樹」,樹上掛着一些煽暴玩偶,並提供部分位置供客人貼上寫上一些所謂「抗爭標語」和一些「港獨」口號的便利貼,吸引不少人到店內拍照「打卡」。

網民持續批評冰室質素,但老闆都一直未有理會,繼續「Hea」做吸金,直到近日有一些知名政壇人士也公開批評,冰室老闆才被迫回應,指未來會關注食物質素問題。

有多間分店的龍門冰室在黃店群中具知名度,早在修例風波前期,該店就公開表態撐暴,並聲稱只要是學生就免費任食。去年11月的理大事件期間,該店張姓東主更帶備大量食物到理大,高調聲援理大暴徒,此舉更使該店被黃絲群體視為黃店「龍頭」。

只為錢 亂開店黃店質素奇差,就連暴徒也忍不住攻擊。暴徒大台「連登」一直有人批評龍門冰室的食物質素,日前更有「連登仔」發公開信予冰室,指責該食肆打着黃店旗號,但食物及服務都非常差。一名「連登仔」表示,「講員工嘅態度的確真係好惡劣」,指自己只是點了一個公仔麵,卻等了超過30分鐘,食物更是「淡而無味,成份嘢食都係凍冰冰」。該帖文累積超過6,000成員正評,認同該冰室非常難食,更有人留言爆粗狂罵冰室老闆只為錢,亂開分店吸金。

杜汶澤喪插食物「大鑊」 連登仔發難獲6000正評

香港記者上周連續多日到龍門冰室觀察,發現平日白天並不多人,隨到隨進,只有周六日才會排長龍。記者所見,一些排隊輪候者紛紛在門前的文宣牆拍照。顯然,食客們更熱衷的只是「打卡」(到此一遊)。有時,輪候時間差不多要30分鐘至45分鐘,店員會要求食客併桌,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吉位,而且會要求食客盡快下單。

「黃店」會做回饋行動,包括在遊行時提供物資支援。香港記者 攝

惡意中傷「藍店」而被指為「藍店」的商戶,會遭受到一系列的罷買、罷食的杯葛行動和網絡上的惡意中傷,令生意因而大受影響,而對商戶的劃分,則只憑泛暴文宣組單方面決定,沒有一個既定準則,不能夠完全代表商戶的立場。有不少商戶為避免被釘上「藍店」標籤而受到打壓封殺,都不敢為自己的政見立場發聲。

無良店 忽染黃泛暴派鼓吹「黃色經濟圈」有其盤算,而一班自稱黃色商人則見錢眼開,借政治形勢「吸水」,多間黃店成功靠撐暴發橫財,經常發表撐暴言論的蕭若元一向有經營食肆,所以由一開始他便大力催谷「黃色經濟圈」,成功令自己旗下的飲食店大排長龍,更在短短數月開了多間冰室,打正旗號食修例風波的人血饅頭,更推出黃色盆菜等產品,成為「黃色經濟圈」大贏家。眼見黃店有利可圖,近日有不少商店都忽然變黃,務求分一杯羹,有些店舖為吸黃客,索性把門面變成「連儂牆」,貼滿門面,但仍有一些黃店未能獲利,要上連登及Telegram「告急」,乞求黃絲幫襯。

黃店門外張貼支持暴徒或含有「港獨」成分的文宣。 香港記者 攝

染色打壓商戶 人人噤若寒蟬修例風波持續7個多月,泛暴派經歷過多次遊行或暴力衝擊,眼見效果未如理想,氣氛亦有下降跡象,為了持續分化社會情緒,煽暴派開始將社會暴力轉化為「經濟戰」,透過大量文宣煽動一些「和理非」推動所謂的「黃色經濟圈」,以黃藍兩色去區分不同政見的商戶,鼓吹支持者要以商戶的政治理念來決定是否前往消費,企圖以經濟手段去排除不同政見的商戶,製造另類暴力。

香港記者在店內稍作觀察,其實店內的顧客大部分都是衝着「黃色經濟圈」潮流而來,許多人來此的目的明顯是為了打卡,他們在點餐後都拿出手機不停四處拍照打卡,有人更在打卡後埋怨食物質素甚差,細聲稱食物價錢好貴,味道也不好,根本不值,只求來此「打過卡」,下次會再去另一間。

為了爭取成為「黃色經濟圈」中的「星級黃店」,這些「黃店」都會在表面上做一些「回饋行動」,以示支援黃絲行為,包括文宣和在遊行時提供物資支援,亦有「黃店」會招聘屬於黑衣暴徒的「手足」,此舉不但令「黃店」成為黑衣暴徒的棲身地,也慫恿暴徒可隨時再向社會肆虐。

隨着經濟圈開始發展,網上亦開始有人製作出一些App(手機應用程式)去鼓吹群眾選擇商舖,如果被納入所謂的「黃店」就會鼓吹市民去「懲罰」(消費)如果有「黃店」經營有困難,亦會登出「告急」指示,呼籲支持者去「營救」。

雖然煽暴派表面上吹捧黃店,但私底上卻是另一個態度。昨日有網民拍到煽暴派立法會議員林卓廷在一家被暴徒稱為「藍店」的食肆進餐。

此外,記者離開時,發現該冰室的後巷衛生情況非常惡劣,垃圾隨處擺放,傳出強烈異味。冰室員工則在後巷煲煙,整個後巷地上佈滿煙頭。

連登仔批評龍門冰室的食物、服務質素都十分差劣。

(香港記者 張得民、齊正之)泛暴派大肆鼓吹所謂「黃色經濟圈」,吹捧公開撐暴的食店,呼籲黃絲前往幫襯。不過,一些黃店卻是負評纍纍,無論食物水平或者服務態度都實在令人不敢恭維,就連那些鼓吹「黃色經濟圈」的大佬近期也多次忍不住在網媒上彈黃店食物水準差。

撐黃店僅興頭 打完卡無回頭「呢間食肆價錢好貴,味道亦不是很好,唔值得再光顧,打過卡(拍照)就算了。」上周一個晚上,香港記者正在旺角砵蘭街一家較有名氣的「黃店」觀察,只見一對青年男女離開食肆,只聽到女方邊走邊向男方埋怨。據說,這間「黃店」在去年平安夜一夜爆紅,有消息指該店在當晚公然包庇黑衣暴徒,有員工更涉嫌阻礙防暴警察執行職務,如此名氣,因而獲得泛暴派吹捧,呼籲支持者去「懲罰」(幫襯)該店。

過了幾天,記者再在同一時間到該店觀察,發現客人明顯比之前少了很多,只有兩三成的餐枱有客,有食客直言,「撐黃店」其實只是一個潮流。

今日关键词:百度实时疫情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