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事故大桥-刚从中山大道巡逻一圈回到利济路岗亭的交警吴鸿浩-清苑新闻

  • 时间:

香港191亿纾民困

問清楚具體地點后,孫紅彬駕車前往武昌方向,進行緊急處置。

「橋上有一輛小車壞了,武昌往漢陽方向,請及時處置!」剛處理完張某違法行為,孫紅彬的對講機里收到指揮室的指令。

吳鴻浩是硚口區交通大隊利濟路崗的交警,每天上午7時至10時,他都要在路口指揮交通。中午12時至下午4時,他要騎着摩托車沿着中山大道,從武勝路到民意四路進行巡邏。

和高溫一樣令交警頭疼的還有高溫下暴躁的情緒。7月28日上午,兩輛小轎車在利濟北路和順道街交叉路口發生擦碰,吳鴻浩接警后趕到現場。原本責任劃分很清晰的一場事故,卻因為雙方司機壓不住火氣,導致爭執不下。

在長江大橋武昌通往漢口下橋處,交警動用查緝布控系統,在這裏設卡盤查。盤查剛開始幾分鐘,一輛紅色無牌電動車疾馳而來,交警孫紅彬趕緊將其攔停,示意車上男子下車接受檢查。經檢查,孫紅彬告訴車主張某,他所騎行的是一輛無機動車駕駛證檔案編號、無發證機關和無車輛牌號的「三無」電動車,不能上路行駛。

張某以第一次闖大橋為由求情。孫紅彬向張某介紹騎行「三無」電動車安全隱患大、且無法購置第三者責任險,一旦出現事故後果嚴重等情況后,向其開具了交通違法通知單。

「這種車不及時處理,很快就會引發橋面交通擁堵。」問清楚大概情況后,孫紅彬及時調度牽引車前來處置。只過了幾分鐘,牽引車就出現在故障車前,迅速將故障車固定后駛離現場。

「被罰的多是些普通人,高溫下在為生計奔波。他們很艱辛,我理解。但我得守住底線。一些處罰看似冷酷無情,實際上是種保護。處罰不是目的。對法律法規心存敬畏,才能遠離事故和傷害。」說著這話的時候,孫紅彬臉上布滿汗珠,衣服已被汗水浸濕。

烈日當空,吳鴻浩一邊安撫雙方的情緒,一邊解釋交通法規。原本幾分鐘就可以處理好的事故現場,花了近20分鐘才開好定責書和處罰單。

入伏以來,吳鴻浩一天至少要喝下5升水。「最後都變成了汗!」他說。(工人日報記者 張翀 通訊員 張鵬 杜澤文)

故障車壞在武昌通往漢口方向的上橋處,因司機無法點火,車輛拋錨。由於當時橋上車流量很大,故障車已導致橋面出現輕微擁堵。

7月28日15時9分,剛從中山大道巡邏一圈回到利濟路崗亭的交警吳鴻浩,接到指揮中心的轉警:「漢正街地鐵站A出口處,有2輛電動車相撞,有人受傷,請立刻前往處置!」吳鴻浩沒來得及喝上一口水,騎上摩托車又出門了。

儘管中午的太陽最烈,他還是堅持每一個半小時巡邏一圈,一圈下來,衣服基本上透濕,額頭上的汗直接滴進眼睛里。他說:「巡邏一圈下來,有時候什麼違法都沒有碰到,但保持街面上的見警率,能對交通違法起到明顯的抑制作用,讓市民知道交警經常轉,不要輕易違法。」

持續的高溫讓武漢再度展現「火爐」威力。武漢長江大橋是萬里長江第一橋,8月15日下午,《工人日報》記者跟隨武漢市交管局長江大橋交通大隊一中隊民警,體驗烈日下的交警執法。

下午3時整,剛下過一陣暴雨,天氣不僅沒有涼快,反而更為悶熱。站在橋面上,記者感覺腳下的濕氣隨着高溫蒸騰而起,汗水順着臉龐往下淌,大滴的汗水直接流進眼睛里,模糊了視線。

吳鴻浩說,天氣炎熱,人的情緒容易浮躁,開起車來也比較急。原本自己轄區每天會有兩三起事故警情,現在最多時達到七八起,而且處理起來格外磨人。碰到查處交通違法時,違法者的情緒也容易激動,為了避免衝突,吳鴻浩總是不斷告誡自己:「平和一點,再平和一點!」

今日关键词:张予曦承认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