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威胁说:如果坎特不解雇他的经纪人杜伊斯-中塑资讯-最新国内新闻
点击关闭

威胁告诉-他们威胁说:如果坎特不解雇他的经纪人杜伊斯-最新国内新闻

  • 时间:

囧妈提档

11月28日訊 根據法媒Mediapart獲得的錄音,坎特的前顧問薩阿德納在2017年的一次會議上威脅坎特,同時在場的還有他的兄弟,薩阿德納聲稱他的兄弟「可能一直帶着槍」。

2019年5月29日,希亞里本人向警察局報案,稱受到坎特經紀人杜伊斯的「死亡威脅」。

他唯一提出的要點是,他與自己團隊所有人都有着極好的關係,除了與代理自己的肖像權的希亞里,他正想與他解約。

但是他2017年3月的經歷很快變成了一場噩夢。在那兒,坎特遇到了幾個人。其中有來自南泰爾(Nanterre)的兩個兄弟,他們威脅說如果坎特不解僱他的經紀人杜伊斯,就殺了杜伊斯。很簡單,這場爭端的核心是金錢。

坎特從未報案,此案顯然是在一段時間后以友好方式解決的。2018年11月,當杜伊斯為坎特談判續約時,這位經紀人確實與薩阿德納分享了切爾西付的傭金。

希亞里稱自己告訴杜伊斯,如果需要,他會請警察介入,以保護坎特。

(編輯:姚凡)

坎特補充說:「我發現你們的問題有偏見。我是職業足球運動員,我不生活在暴徒的世界中。」

當兩人分開時,杜伊斯對希亞里說道:「照顧好自己。」

薩阿德納聲稱,在這次會議之後的幾天里,他與坎特簽署了雙方之間的體育代理合同。 薩阿德納在錄音中補充說:「我們沒有強迫坎特(做任何事情)。」

所有這些都引發了許多問題,但其中最主要的是以下幾點:坎特是否被身邊人利用?

坎特的幾個親戚告訴Mediapart,他們已經將他們的擔憂直接告訴了坎特。這些消息來源聲稱,坎特沒有否認被槍支威脅的故事,而且感到尷尬並早早結束了對話。

在這次會議期間,他確認自己於2017年3月與薩阿德納兄弟進行了「討論」,但否認他受到武器威脅。

坎特本人出面坎特最終於11月18日在他的律師Mme Nadia Zrari的陪同下與Mediapart會面。

例如,雖然他的收入驚人,但這位法國國腳卻沒有任何房地產,而他告訴多個與他親近的人他想讓家人安心併為母親買房。

根據Mediapart的說法,薩阿德納覺得自己應該得到傭金,而杜伊斯並沒有按承諾向他付錢。為了解決這一爭端,薩阿德納向他的兄弟豪阿里求助。

據說也參加了這次會議的目擊者是倫敦的一位律師,他拒絕回答Mediapart向他們提出的問題。

經紀人也不好欺負但是他的當時和現在的官方經紀人阿卜杜勒-卡里姆-杜伊斯擺平了這件事。根據錄音,他給薩阿德納兄弟的一位密友打了個電話給他們:「(坎特是)我的球員,你想從我這裏偷東西。無論如何,『小傢伙』都會受到傷害,我要把他送到派出所。」

希亞里在證詞中補充說,杜伊斯指示他不要干涉:「誰找我麻煩,我認識太多人……我認識俄羅斯人,阿爾巴尼亞人,我付錢的人,他們抽(殺死)我想抽的人。」

坎特已經被經紀人控制?無論如何,這就是薩阿德納的感覺,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他企圖勒索坎特。薩阿德納在Mediapart獲得的這張錄音中將坎特的主要經紀人杜伊斯描述為一個「心中只有錢」,並且希望成為「唯一能控制球員利益的人」的人。他補充說,杜伊斯「已經吃掉了(坎特)的大腦。」

那兩個人其中一個叫薩阿德納。他一直是坎特的顧問之一,並與球員的官方經紀人阿卜杜勒-卡里姆-杜伊斯(Abdelkarim Douis)相熟,後者現年32歲,也來自南泰爾,正是杜伊斯說服坎特在澤西島的避稅天堂成立了一家公司。

杜伊斯在對Mediapart的回答中聲稱自己和薩阿德納「沒有問題」。薩阿德納的說法得到了許多消息來源的支持,這些消息告訴Mediapart,他們擔心坎特積累的巨大財富正在發生什麼。

希亞里仍然是坎特的肖像權代理人,他在證詞中指出,在倫敦與杜伊斯會面后,他直接和坎特談了這件事:「他(坎特)回應我說一切都已經處理好了,沒事,沒有確認或否認我說的事。然後我告訴他,如果他有問題並且有嚴重危險,可以跟我說。但是他說他很好,並且他不希望有任何麻煩。」

肖像權顧問也來摻和坎特的另一位顧問聲稱聽說過坎特被武器威脅的故事。他的名字叫希亞里(Nouari Khiari),現年52歲,也來自南泰爾(Nanterre)。坎特委託他將其肖像權商業化,如今坎特想與他終止合作。

杜伊斯拒絕向Mediapart發表對此事的評論。在書面答覆中,他聲稱自己「不知道」對坎特的威脅,然後改變了口徑並聲稱「從未發生過」。豪阿里和薩阿德納兩兄弟均不願與Mediapart談此事。

顧問用槍威脅坎特簽合同?時鐘撥回到2017年3月,坎特從倫敦回到法國,與一直住在法國的母親等家人慶祝他的26歲生日。

坎特起訴前經紀人:我過於善良,太相信別人也會真誠

另一消息人士告訴Get Football News:「以我對坎特的了解來看,他實際上不會撒謊,也就打牌的時候。」

坎特來自這個社區一個非常普通的馬里移民家庭,是八個孩子之一,自11歲起就沒了父親。他的故事簡直就是童話。

在第2部分中,您將了解希亞里與坎特之間的法律鬥爭…

2017年3月前的八個月,杜伊斯在坎特從萊斯特城加盟切爾西的轉會中收取了480萬歐元的傭金,他通過自己在澤西島的離岸公司得到了這一收入。

坎特在接受Mediapart採訪時否認他受到薩阿德納兄弟的威脅,但確實承認當天與相關人員進行了「討論」。多個消息來源證實了這次會議的舉行,包括Mediapart獲得的錄音。

這是個令人不寒而慄的時刻,阿薩德納的兄弟豪阿里將情況描述給坎特聽:「我的兄弟(薩阿德納)被騙、被搶、受傷...我給你個選擇...

他的一位朋友補充說:「這種反應並不令我感到驚訝。恩戈洛非常謹慎,講話很少,尤其是關於他的問題。當人們告訴他謊言時,他否認了這些謊言。當人們告訴他真相時,他會躲開。」

在錄音中,薩阿德納說道:「可能我的兄弟帶着槍」,但他沒有將「槍口」對準「小傢伙」坎特。「他給了他一個選擇。」

Mediapart堅持認為,就像他最初通過電子郵件對問題的做出書面回應時,坎特在會議期間基本上無視或未能回答大多數問題。

希亞里說,切爾西海港酒店的一名目擊者出席了會議,距離斯坦福橋只有一箭之遙。 「令我驚訝的是,杜伊斯向我證實了這個故事是真的。」希亞里向警方作證。他聲稱,在2017年3月,包括薩阿德納在內的「武裝人員」迫使坎特「簽署了體育代理合同」。

此後,杜伊斯告訴《隊報》,本周二對希亞里提起訴訟,稱其「死亡威脅並誹謗。」杜伊斯不願提供任何證據來支持他的指控。 希亞里回擊道:「這完全是個謊言。證據在哪裡?」

在坎特的律師給Mediapart的書面答覆中否認了對個人事務控制不足:「您似乎把我當成一個不成熟的人,但是我知道我的責任,我可以自由,良心地做出選擇。」

杜伊斯否認希亞里的證詞,暗示後者正在尋求「報復」。杜伊斯將希亞里形容為「欺騙」坎特的「騙子」。

「你和律師一起工作,不再與其他人(指坎特的經紀人杜伊斯)一起工作。聽着,我不是在開玩笑,要麼你解決這個問題,要麼杜伊斯,我把他幹掉,就是這樣。」

今日关键词:安徽 电话 发布 提倡